当前位置: 首页 > 主题作品 列表

                    霞浦最后的老油坊

                    发布:2019-03-02 12:03:18来源:霞浦摄影网

                    【时间】2016年4月24日

                    【地点】福建崇儒乡岚下村

                    【人物】梅家茶油坊传人


                    霞浦,故名?#23478;?#26377;霞才那么回事,无霞时,人和海带都萎靡不振。不过,老天在绵绵雨季却为我开了另一扇门,让我有机会走?#38753;?#20010;难以维持下去的百年老油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微信图片_20190302122017.jpg


                    在离霞浦大约25公里的崇儒乡,有个岚下村,土木结构的老油坊静静地枕着这里的青山绿水,饱经风霜的老屋旁,是一条相伴百多年的小溪。每年秋天,山茶花开红艳艳,漫山遍野红绿相间。到了农历十一、十二月份便是茶籽的收获季节,附近村民们翻山越岭将茶籽挑到这儿,古老的传统油坊也随之热闹起来,磨盘转个不停,蒸锅热气腾腾,茶油飘香之处,是浓浓的乡情。以前霞浦县的每个村庄都有这样的老油坊,但现在只剩岚下村梅家茶油坊,被人们称为霞浦最后的老油坊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听说县政府近年?#28304;?#32479;的保护?#25925;?#24456;重视,2014年曾出款修善当时已经残破倾斜的土墙和漏雨的瓦顶,不然的话,我这?#20301;?#26080;缘一见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微信图片_20190302122023.jpg


                    这个梅家茶油坊已有100多年历史(与我本家,不过没有关联)。一重梅、也就是他们的家祖被仇人卢家斩尽后只剩一人,?#24433;不?#36867;到浙江、然后福建,最终在这里成家立业,东山再起,靠的是一代接一代的传承与勤?#20572;?#32769;油坊才?#38753;匝有?#33267;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茶油流程分4步?#28023;?)碾;(2)蒸;(3)压;(4)榨。里面光线很暗,我去时雨天,比平时更暗。员工们动作利索出油率才高,所以整个釆风过程中他们专?#38393;?#33268;、很少搭理,别说有时间让人摆拍了。这是一次难得的纪实,但暗光下抓动作,尤其?#21069;?#20013;?#36234;梗?#26377;一定的难度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【磨碾】 


                    首先,碾轮将晾晒后的茶籽碾压成粉。上面这张外景图里的溪水,从油坊的上方倾流而下,由此带动水车,磨盘开始慢慢转动,仿佛古老的年轮起死回生,渐渐?#27492;鍘?#22362;硬的茶籽在碾轮的一圈圈转动下,半小时后连壳带肉压碎成金黄色?#25913;逅扇懟?#25955;发着油香的粉末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微信图片_20190302122029.jpg


                    微信图片_20190302122037.jpg


                    【蒸煮】


                    碾完的茶粉得熟透了才能出油。土灶这边的柴火烧旺后,员工一勺一勺地将粉末倒入一个大?#23601;?#37324;,约烧四十分钟,水位、温度、火候都是?#23478;?#30340;一部分,必须步步到位,油质才理想,据说一般学艺得三年才能慢慢凭经验掌握这些技能,如今村里的年轻人对手工制作已没有忍?#22303;Γ?#20256;统?#23478;?#38754;临后继无人、香火终止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蒸煮时的灶头间最有氛围,也最有感染力,只见火光跳跃,烟雾弥漫,出锅时更是热气腾腾,喜气洋洋。操作的忙前忙后,摄影的左右?#38738;輳?#21476;板的传统工?#26025;?#26102;重新充满了活力,仿佛时光倒流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微信图片_20190302122042.jpg


                    梅相青正在将碾好的茶籽粉一勺一勺放入蒸桶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微信图片_20190302122046.jpg


                    梅传妹(左一)干这一行已30年,最有经验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微信图片_20190302122051.jpg


                    灶头的火光由下而上映照着员工老华的脸,给昏暗的场景带来油画般的质?#23567;?/p>


                    【压紧】


                    蒸完后的茶籽粉由原来的金黄色变成深褐色,?#25913;?#26580;软,光泽油亮。梅相青飞快地编着装茶籽的?#38745;?#30424;?#30528;蹋?#26757;传?#20040;?#20182;手里接过后,将茶粉倒入草盘,然后用双脚踩压,边踩边转,边用脚指熟练地将?#25165;?#21608;围的?#38745;?#19968;一收拢,直至盘顶完全封住,一块块茶饼即刻而成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微信图片_20190302122055.jpg


                    微信图片_20190302122058.jpg


                    梅传妹将茶饼的边缘一一?#27833;?#26694;固定封住。下一步便是榨油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【锤榨】


                    茶油饼被整齐地放入老樟木制成的油槽里,一片紧挨一片排列着。如果?#30340;?#19982;蒸靠耐心,抡锤则是力气活,每落一?#31119;?#33590;油饼便压榨得更紧,反复抡?#22797;?#26408;楔,?#28304;思?#21387;茶饼,直至油榨干。据说这油槽的老樟木已有三百多年的树龄,自始自终陪伴着百多年的老油房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微信图片_20190302122103.jpg


                    榨油开始时一人抡锺便够了,开始出油后,油饼之间的空间越压越紧,最后阶段得由两人一?#38468;?#19968;锺?#33267;鰨?#27833;才尽其所有。当油槽塞满37块茶饼时,已经难以出油,整个运作过程便?#28304;?#25910;尾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微信图片_20190302122107.jpg


                    金黄色的茶油从油槽慢慢流入?#23601;?#26102;,周围每个人的?#25104;?#31505;容绽开。4斤茶油籽出1斤油,据说质量比橄榄油好,所以价格不菲。目前村里卖70元1斤,在一般超市则90元1斤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微信图片_20190302122111.jpg


                    和其他手工作坊一样,这种工序复杂而耗时又耗力的纯手工作坊巳经走到了头,何况在青壮?#22303;?#27969;向城市的农村。随着乡村建设的脚步,老油坊周围的古道被机耕路替代,而耕地却日趋减少。农闲期间村里空空荡荡,青壮年大都去霞浦等附近城镇打工,农忙时很少有人能脱身回乡,或者根本不愿意回来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近年来,福建其他地方的茶籽都被运往福安的电动加工厂,只有霞浦地区的茶籽仍靠众乡亲的支持在梅家油坊落脚。即便如此,这些年山茶树的茶籽产量?#25925;?#38543;着劳动力大量减少而?#26412;?#19979;降。十年前,每年可以收获1000多担(每担100斤),而去年整个霞浦才50多担。这家霞浦最后的老油房现在已只剩100多斤茶籽留着备用,实际上巳经停止日常生产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微信图片_20190302122117.jpg


                    梅相青(左)和梅传妹(右)在运作时几乎一言不发、埋头苦干,我还以为他们只会闽南话、不会用普通话和我们交流,没想到二位下了工之后都很健?#31119;?#20174;历史到程序,从现状到前景,有?#26102;?#31572;,最后还送我们出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?#22987;?016年底的收成将会如何,二位非常悲观。七、八月的台风预计很?#20572;?#21040;时不仅会把茶籽刮得所剩无?#31119;?#32780;且连已经千苍百孔的油坊老屋?#25165;?#20445;不住。如果政府不再介入,仅以自家的微薄资源,难以在茶籽剧减、老屋受损以及?#22303;?#22806;流的三重困难下维持下去,那么百年油坊的最后一程便也到了尽头,几代人传承下来的百年香火即将熄灭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离开前,我问他们榨过的茶饼是否扔了,?#25925;?#21478;有用途,回答有些委婉,说是过去女人用来抹发。我略有所悟。其实,现代化浪潮冲击下的传统?#23478;眨?#21069;途就象这些旧时女人用来抹发的榨过油的茶粉,一个用之弃之的过去,还有多少人会在今天袭?#27809;?#32773;重?#29575;?#36215;? 大势所趋,我若能在它消失之前留下几个纪实的?#24067;洌?#25110;者老油房因为这篇文章而多走?#24605;?#27493;,巳经是莫大的欣慰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或许, 传承贵在坚持,但旨在精神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【后记】


                    2016年已经过去,欣慰的是,夏天的台风并没危及到这个老油房。八月,当我听说福州闽清三溪乡溪源村的长顺油坊(曾在《中国国家地理》里登载过)在7月9日"尼伯特"台风的肆孽下被摧毁后,便从美国打电话去梅家老油坊询?#21097;?#24471;知他?#21069;?#28982;无恙后,我松了口气。这可?#21069;?#24180;不遇的暴雨,我想,岚下村这个百年老油房能躲过,得归功于2014年政府出资的修善。值?#38753;?#25552;的是,当时政府那里为老油坊争取维修经费的是一位热心摄影的大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C. Mei 梅?#35753;?版权所有 (本?#26408;?#20316;者授权发布)


                    微信图片_20190302122121.jpg


                    【关于作者】

                    梅?#35753;簦?#33258;由摄影师兼撰稿人, 《中国国家旅游杂?#23613;?#29305;约作者。出生于中国上海,毕业于复旦大学外国 语言?#38590;担?985 年赴美留学,1992 年开始学习摄影,近年来 聚?#25925;?#30028;各地人的传承故事和鸟的湿地故事,因为两者皆在日 渐减少。 2018 年 3 月《鹤之旅》摄影个展由美国休斯敦美术学院举办(2018 国际摄影双年展分会场)。著有《手工匠人》摄影故事专集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微信图片_20190302122125.jpg


                    相关热词搜索:
                    3d历史直选遗漏统计表